第1003章 怕什么来什么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3446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22 03:31:35

至于这位姓李的副行长,却是从总行空降来,负责风险管控的。除了具体负责账目外,银行的日常经营、存贷账目、人员架构,只要跟风险沾边的,他都拥有话语权。

而当行长对他的意见置之不理时,他还可以越过行长,直接向总行风控部门汇报。

甚至在行长有严重贪污、渎职、吃里扒外的恶劣行径,并随时可能毁灭证据、杀人灭口,或者携款潜逃的极端情况下,这位李副行长拥有宣布紧急状态,直接接管银行的权力。

紧急状态下,保安队和所有职员都要听他号令,甚至他下令羁押行长,也不得违背。

当然,紧急状态过后,这位副行长要接受总行严苛的审查,如果有滥用权力的现象,将遭到严厉惩罚。

在江行长看来,这位李副行长就是上头派下来的监军,自然从不敢怠慢。

好在这位叫李察的副行长,虽然把风险控制看得比天还大,但从不插手银行具体业务,大家相处的还算过得去。

~~

银行效益好,待遇自然水涨船高。

就拿这伙食来讲,非但一日能有三餐不说,下午还有水果,晚上值夜的还有宵夜。都是专门的厨子准备好,整个徐州分号四五十人放开了吃。

管理层还有专门的小灶,每日光早餐就有七八样,跟下馆子没区别了。

江行长坐在花梨木的圆桌旁,一边就着八股油条喝五仁油茶,一边跟一旁的李副行长聊着河海之争的进展。

三个经理也很关心,这场事关集团未来几十年大计的争斗,不过没有他们插嘴的份儿,只能支愣耳朵听着。

伍记原先就有搜集情报的功能,虽然改叫江南银行,但依然消息灵通。

“据说是打平了。”李副行长喝了半碗辣汤,辣的他满头是汗。

李察是徽州人,刚来没多久,还喝不惯油茶。不过用鸡骨熬制,加了胡椒粉的辣汤,他却喜欢的紧。

“山东广东的官员投了弃权,老西儿和湖广帮却全都把票给漕运的人了。”

“这帮死捏子!”江行长狠狠咬一口八股油条,恨恨咀嚼道:“就会背后捅刀子!”

“唉,谁说不是呢。”李副行长是上头下来的,自然更清楚里头的利害,叹口气道:“整个江南都在等着公子成功呢。”

“那下面怎么办?”江行长问道。

“说是要派员实地勘察,其实那都是幌子,还是看公子和他们继续斗法的结果。”李副行长道:“总行提醒我们,当心这种时候,漕运集团狗急跳墙,对我们下手。”

“哈哈,你个老李啊,三句不离本行。”江行长不由打趣道:“真是太称职了。”

“非常时期,小心为上啊。”李察却神情严峻道:“昨天盘了下库,除了白银票的准备银外,我们的库存银刚刚一百万两,太危险了。”

现银就是银行的血槽,古今都是一理。

“一百万两不少了,老李。”江行长苦笑道:“咱们徐州分行归根结底,也是吃运河饭的。漕运断了几个月了,各家商号的买卖都不好做,整日里只见提银子不见存银子,河里没水湖也干啊。”

顿一顿,他又道:“再说人家别的钱庄,各处库存银加起来,也就几百万两。咱们一家分行就有一百万两,还想怎么样?”

“我们不跟别人比,而是我们的资金已经接近黄线了。”李察叹气道:“正常经营当然没问题,就怕有人搞我们啊。”

“那倒是……”江行长这下不说什么了,如今徐州到淮安的运河完全废了,徐州分行等于跟总行断了资金联系,抵抗风险的能力确实大大减弱。

“行长,这几天,街上钱庄当铺像约好了似的,一起在收购咱们的白银票呢。”他手下管银行券的苟经理,终于忍不住插话道:“而且一两银票给官足银一两外,还有十文钱的好处费,好多人都排着队去兑。还把我们柜上的银票都兑光了,拿去别家钱庄套利呢。”

用散碎或者私铸的银子,在江南银行对银票,才会在称斤轮两后,被收取火耗的。

至于官府铸造的‘官足银’兑银票,是不用另给火耗的。一两银子就是一两银票,那十文钱属于纯赚,自然有人趋之若鹜了。

“唔。”江行长点点头,这么大动静,他自然也早注意到了。去找各家钱庄的人打听,只说是自家东家顶不住了,准备收点白银票,好方便自家储户取用。

这种事儿在江南早就发生过,也算合情合理。而且各家钱庄不得不,捏着鼻子用自家银行的白银票,让江行长感到很爽。

唯一不爽的是,白银券要从总行提,自己没法印,白白放过这个套利的机会。

至于手头白银券告罄,按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儿,反正现银也一样给付,打个报告让总行尽快再调拨一批就是。

不过让李察和小苟一提醒,江行长心里有些打鼓了。

“操,他们不会要搞事情吧?”江窦下意识将八股油条扯成了十八段。

“感觉不大对劲啊。”苟经理接着道:“按说他们收一些够用也就行了,干嘛要把全城的白银券都收起来?”

“莫非想用这种方式,让我们的白银券退出流通?”另一个毛经理小声道。

他却吃了众人的白眼,因为傻子才会这么做。

漕运断绝,影响的只是大宗货运,没法从江南运现银过来,运轻飘飘的白银券却不受影响。

需要的话,用几匹快马从陆路,几天之内就能运千万两的大票子过来。那些钱庄就是有银矿,也禁不起江南银行拿纸跟他们换啊。

不过,反常的背后,一定有他们没想到的原因。

众人思来想去也没想通,这时,上工的钟声敲响,五人只好停下议论。

江行长寻思一下,吩咐三个经理道:“你们最近都谨慎些,尤其是放款这块,暂时停一停。就说总行加强审查了,得等到审查过后才能再放贷。”

“是。”三个经理点点头。

“还有来办汇兑的,抻足了五天再说。”江行长又补充一句,摸着日渐光秃的脑门,对李副行长道:“咱俩再联名把这事儿跟总行汇报一下,让他们加急把银票补过来,能从北边调点儿现银当然最好了。”

“嗯。”李副行长点点头,他提醒的目的算是达到了。

不过两人都知道,临清、济南那边的情况也不乐观,总行挖谁的肉补谁的疮?最后结果八成还是谁也不帮。

~~

伙计们打扫干净银行大堂的柜面,便卸下门板,开始一天的营业。

负责汇兑的柜员,屁股还没在椅子上坐稳,就涌来了好些人,要办理汇兑业务。

所谓‘汇兑’,就是付款人委托钱庄,将其存在钱庄的银子,支付给收款人的结算方式。这种方式便于商人们异地交易,素来是钱庄银号的主营业务。所以那柜员起先也没在意,按部就班的开始验明印签、对照密押。

第一个付款人,账户是开在江南银行苏州总行的,要求将两千两银子转给收款人。

当柜员按例询问收款人,是否在本行有户头,没有的话可以免费为他开一个,将收款存进去,是有利息的呦。

可对方却冷冰冰的表示,没有,不想开,要现银。

见对方态度坚决,柜员只能无奈表示,要现银可以,但得等五天。

“为什么不现在就给?我今天就要把钱付给别人!”收款人当场炸毛,拍着桌子质问起来,也引来了保安的瞩目。

柜员却不慌不忙指着他身后的木牌子道:“这是规定。”

收款人回头一看,果然见墙上木牌写着‘本地取现超过五百两,需提前一日通知钱庄。异地汇兑取现,需提前五日通知钱庄。’

“以前都是当天就给付的啊。”付款人也从旁嚷嚷道。

“规定一直就有,别家还得等十天呢。”柜员用一种气人的语气道。

“可是以前都是当天给付的!”非但这个付款人,后面等着办汇兑的几个,也跟着嚷嚷道。

“之前是为了方便大家。现在运河断了,我们解款很不方便,大家都互相体谅一下吧。”负责汇兑的毛经理过来,拍了拍手下柜员,让他到一边去。他自己在柜台后坐定,对外头众人赔笑道:“给诸位添麻烦了,不过上头定的规矩,咱们下面人也没办法啊。不如这样吧,这位爷要是着急付钱,我给您免费开一张承兑会票,拿给对方也是一样。”

汇兑的规矩摆在那里,那收款人也没理由闹起来,不过他还是咬死了要现银,宁肯等上五天,也不收同样可以用来付款的会票。

问他有什么顾虑,那人也不说,骂骂咧咧的退出了银行大堂。

毛经理把位子让给柜员,站在他身后看了一会儿,不由毛骨悚然。

因为他发现,今天就跟中了邪一样,几乎所有客户都要求取现,而且付款人开户地都是在江南,银子也全都存在了江南,全都是异地汇兑!

吩咐柜员对客户咬死了五天付款,他悄然退出了前台。

一进里间,顾不上敲门,他便猛地推开了江行长办公室的门。

“行长,坏了,有人要挤兑咱们!”毛经理的声音都带着颤音。

“什么?”江行长心中大骇,暗道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!

ps.第二更,求月票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