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38章 飞天燕子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3545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22 03:31:35

“中丞三思啊。”刘子兴忙苦劝道:“千金之子坐不垂堂,您怎能带这么点儿人以身犯险呢?”

林润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,问道:“老大人,难道这里不是大明的子民吗?”

“这……”刘子兴不禁语塞,客家人是针对他们这些土著而言的。但对官府来说,土客都是治下的百姓,根本没啥区别。而且大明对客家人还是比较体恤的,只要在一地居住足够的年限,就准许在当地入籍。

像林氏这种迁到潮州一两百年的大族,早就在官府落了籍,当然不能说他们不是大明的子民了。

“我这个巡抚又不是来鱼肉他们的,他们为何要加害于我?”林润便淡淡一笑道:“还能连个小年轻的胆色都不如?”

他说的是对岸的林一辰,没有足够的胆色,是不会这么果断的。

当然,本着鸡蛋不放在同一个篮子的原则,赵守正和岳云朋带着留下的人守在河边,赵昊和刘子兴跟着林润进入飞天燕。

~~

轧轧声中,竹制的吊桥放了下来。

林一辰快步迎了过来,向林润纳头便拜,礼数十分周到。

林润见他虽然衣着简朴,但言谈举止却透着良好的素质,甚至还会说官话。不禁笑道:“本官是来做客的,客随主便,何罪之有?”

林一辰从未见过如此有风度的大人物,顿时醒悟自己兄弟过分谨慎了。忙口称万死,说规矩是给普通人定的,不是给巡抚大人定的,你劳多带点护卫也没问题。

“哈哈哈,无妨,我正嫌他们碍事。”林润却哈哈大笑道:“就按你们的规矩来吧。”

说完,便率先迈步上桥。想要折服尚武的客家人,没点胆色怎么成?

赵昊等人也跟在后头,鱼贯过了桥。果然加上林润,只过来九十九人,未满百。

其余人便在河边候着。

待林润一行转过山坳,一直很安静的赵守正,便紧张的坐立不安起来。儿子跟着去了客家人的地盘,可把他担心坏了。

“司马要是担心,为何不拦着公子?”岳云朋奇怪问道。

“呃……”赵守正刚想说‘我不敢多嘴’,话到嘴边却又变成了。“唉,年轻人要历练才能成长,怎么能老在父母的羽翼下待着?”

“司马真是铁汉柔情啊。”岳云朋不禁感佩道:“真是一等一的好父亲。”

“那是。”赵守正也不谦虚,他觉得自己可以说是爹中之王了。

然后他便继续求神拜佛,祈求儿子千万平平安安的。

为此他发下宏愿,宁肯今年都不啪啪。

~~

那厢间,赵昊和林润随那林一辰沿着山坳朝大山深处走去。

所有人都默契的没有看山角寮,就像那座十米高的围屋不存在一般。

围屋碉楼上,林一夫见状也把心放回肚子里了。对方既然听从安排,说明没有恶意。

但他依然不敢解除警报,唯恐还有什么变化。

赵昊一行沿着山路又走出一里地,就见左手边的三座山峰中间高两边低,齐齐向东倾斜。中间山峰又延绵不绝,形成一道山梁,山梁尾部还有分叉。

“真像一只飞天的燕子。”他不禁感慨道。

“这位小哥好眼力,这片山就叫飞天燕。”林一辰闻言不禁得意笑道:“可是一等一的风水宝地。”

“哦,是吗?”林润饶有兴趣问道:“看不出你小小年纪,还懂风水?”

“我哪懂那个,听说是老早年间,族里请风水先生来为祖坟看坟地,说选在这飞天燕子形的地方,将来后代能出将入相,一飞冲天!”林一辰讲古道。

“真灵吗?”赵昊一脸问好奇道。

“唉,公子觉得呢?”林一辰苦笑着低下头,看了看自己打着补丁的裤子。

“哦,看来还没到时候。”赵昊多会说话啊。

“老人们也都这么说,”林一辰脸上的苦笑却更盛了。“可祖坟都在这儿立了一百年了,我们不还是老样子?”

“快了,快了。”赵公子如是安慰道。

然后他和林润一唱一和,就把这位林氏一族最机灵的少年,盘了个干干净净。就连他爹年轻的时候喜欢凤凰镇上的黄姑娘,结果因为太穷被人家嫌弃才娶了他娘,这种陈谷子烂芝麻,都给打听出来了……

正说话间,忽然前头大寮方向,急匆匆跑来一伙人。依稀能看到是一群小伙子架着个老人家。

“哎呀,那就是我爹。”林一辰指着那老头道:“旁边是我二哥林一仑。”

“你兄弟几个啊?”赵昊不禁笑问道。

“五个,大哥林一夫,二哥林一仑,我叫林一辰,老四叫林一联,老幺林一可。”林一辰自豪道。

“你爹真厉害。”赵公子真心实意赞了一声道:“那敢问他老人家的名讳?”

“家父讳正英。”林一辰脆生生答道。

话音未落,那林氏一族的族长便在子弟的搀扶下,气喘吁吁的来到林润面前。二话不说直接跪在地上,上气不接下气道:“山民林……正英,拜见……巡抚大人……有失远迎……罪,罪该万死。”

林正英的见识比儿子们强多了。他一听那林元方禀报,就知道千载难逢的机会降临了。林氏一族穷的叮当乱响,是不怕被骗子骗的,所以这次其实只有机会没有风险。反正情况不会更坏了,当然要先有枣没枣打三杆子再说。

“老人家,快起来。”林润弯下腰,双手扶起那林正英,温声笑道:“是本院连招呼都没打,便不请自来,该说抱歉的是本院。”

“巡抚哪里话,你老能来我们这种山野之地,就是我们祖坟冒青烟了。”林正英好容易喘匀了气,朝着飞天燕拱拱手道:“祖宗保佑啊,您是我们林家搬到这飞天燕一百二十年来,最尊贵的客人了。”

“哈哈,太客气了。巧了,本院也姓林,就叫你一声老哥吧。”林润瞥一眼赵昊,奉命开始攀亲。

赵公子略尴尬的转过头去,怎么有种逼良为娼的感觉?

“使不得使不得。”林正英慌忙摆手道:“就是县太爷来了,我们也不敢造次的,何况是你老。”

“哎,不一样的。”林润摆一下手,指着林一辰道:“听你家三小子说,你们是从闽中搬过来的。本院便是莆田人士,不知你们是哪一堂的?”

“是吗?”林正英一时激动,紧紧抓住林润的手道:“本支祖上在兴化军,是九龙堂。”

兴化军就是莆田县在宋朝时的称呼。

“哦,我们也是九龙堂。”这下林润好像是真来了兴趣道:“你们哪一房的?”

“是吗?”林正英忙道:“我们是六房的。”

“巧了,我们也是六房的。”林润反握住林正英的手道:“那你是第几世啊?”

“到我是蕴公再传的第十八代,禄公第四十四世孙。”林正英说完望着林润问道:“不知巡抚大人是?”

“我乃蕴公再传第十六代孙,水字辈。”林润便正色道:“本院单名一个‘润’字。”

“山远水长正,一元复始开。”林正英念出辈分诗,便一口磕在地上,毕恭毕敬道:“侄孙给叔公请安。”

吓得林一仑和林一辰也赶紧跟着跪下,口称太叔公。

“好好好,快快起来。”林润满脸笑容的再次扶起林正英,看向赵昊道:“还真让你小子说着了,这凤凰山居然有我林氏近宗。”

说着他对林正英解释道:“这位是你们老公祖的公子,本院的忘年交,你叫他赵公子就可以了。是他跟我说起你们,本院才动了来看一看的心思的。”

“那得好好谢谢赵公子。”林正英忙朝赵昊作揖不迭。

“好说好说。”赵昊笑呵呵的还礼。“往后咱们可得多亲近。”

“求之不得。”林正英忙客套回去。

林一辰赶紧在老爹耳边小声禀报之前发生的事情。

“混账!”林正英闻言大怒,一巴掌扇儿子脸上。“怎么能这样慢待贵客,要是今天气走了你太叔公,你就死去吧!”

“哎,不要动粗,一辰这孩子处理的很得体。”林润笑着拦住他道:“我很喜欢他,回头让他跟我去广州如何?帮我跑跑腿,历练历练。”

“这是他造化!”林正英闻言大喜,一脚踢在儿子屁股上,大声道:“还不快给你太叔公磕头,往后要是让你太叔公失望,你就别回来了,自己找根绳吊死得了!”

“哎哎。”林一辰做梦都想走出这山沟沟,而且还能去省城,激动他赶紧向两人磕头如捣蒜。唯恐太叔祖反悔一般。

林正英又赶紧让他兄弟带着几个护卫,折回去请赵二爷一行也进来飞天燕。

又让人赶紧回去准备锣鼓炮仗、舞龙舞狮,杀猪宰牛,置办酒席。

然后自己陪着叔公林润一行绕过那飞天燕子般的山峰,喜气洋洋往大寮而去。

岳云朋坠在后头,小声对赵昊道:“中丞够拼的啊?这是豁出去了。”

跟乐傻了林正英不同,他旁观者清,知道这种要上溯到唐朝时血缘关系,其实就约等于没有关系了。

谁要是凭着这层身份,就想去广州的巡抚衙门跟林润认亲,十成十会被门子直接撵出去的。

但攀亲戚这种事嘛,当然是就高不就低了。身份高的认可这门亲,身份低的当然求之不得了。所以林中丞一点头,大家便成了血浓于水的一家人。

“才知道啊?”赵昊捏了捏他肥嘟嘟的腮帮子,笑道:“待会儿不好好表现,对得起林中丞吗?”

“那绝对的!”岳云朋忙点头不迭道。

ps.两更奉上,今天没了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