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5章 是我不够马叉虫?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3471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22 03:31:35

傍晚时,赵公子在艉楼甲板上设宴招待林凤。

林凤坐在主宾位上,吃着巧巧亲手烹饪的美味佳肴,感动到眼泪都快下来了。

天知道她站着看梅南吃饭,还得给她端茶倒水时,心里有多委屈。这下终于翻身农奴把歌唱,可以好好享受一下贵宾待遇了。

美中不足的是赵公子对她跟对梅南的态度大相径庭。虽然给足了自己面子,言谈也很客气,还透着丝丝的尊敬,但那不是林凤想要的呀!

这些她穿男装一样能得到,干嘛还要涂脂抹粉穿女装?老子要用美人计,让他上头啊!上头才好提要求啊……

她记得梅南发发嗲,装装纯,很轻松就把赵公子勾得五迷三道,动手动脚起来。那种状态下,梅南说啥是啥,赵公子几乎有求必应。

阿凤也想要那样……

说实话,林凤不是很在乎牺牲下色相,她是有今天没明天的海盗,怎么可能像岸上的女人一样,把贞操看的那么重呢?今朝酒今朝醉才是她这种人的信条,能用这顿酒换来些有价值的东西,那就更好不过了。

何况赵公子这种强大的男人,她不讨厌。

可惜赵昊却像换了个人一样,自始至终都规规矩矩,仿佛成了当代柳下惠。

这让她告辞的时候怅然若失,甚至有些受打击。

马姐姐倒是很高兴,替赵昊送她下了船,又将一个精工打造的高倍望远镜,作为伴手礼相赠,还让她常来玩儿啊。

威胁解除了,这不是公子的菜,自然就可以一起愉快的玩耍了。

只是马姐姐庆幸之余,也未免嘀咕,当初林凤以侍女的形象出现时,公子那眼神明明色得不得了,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一般。马姐姐是相信自己的专业眼光的,可怎么一转眼,就又无感了呢?

难道公子良心发现,决定不再发浪了?怎么可能?狗能改的了……哦不,猫能改得了偷腥?那还叫猫吗?

马秘书疑惑的摇摇头,不管了,总之是好事。

便踩着高跟鞋,扭着纤腰回去了。

~~

码头上,小黑妹和马已善等人急的团团转,看到林凤魂不守舍从赵昊船上下来,赶紧围了上去。

“当家的,你没事儿吧?”

“怎么无精打采的?”

“公子,他怎么着你了?”小黑妹带着哭腔问道。“我跟他们拼了!”

“瞎吆喝什么啊?”林凤气恼的拍了小黑妹脑袋一下,没好气道:“人家对我非常客气,那个词儿叫什么来着,相敬……”

“相敬如宾。”最有文化的马已善赶紧道。

“对,就是相敬如宾。”林凤举了举手里的望远镜道:“临走还送了我份厚礼呢。”

“那你这是?”众人不解问道。

“所以我才郁闷啊!”林凤愤怒的一撩脑门的璎珞,让众人都看看自己道:“老子美不美?”

“美,美极了!”众人赶紧点头不迭。

“老子身材好不好?”说着她又一扭腰。

“好……好极了!”众手下猛咽唾沫,包括小黑妹。

“那为什么他就没兴趣呢?”林凤颓然叹气。

“……”手下们面面相觑,感情是这么个原因啊。

“可能你不他喜欢的类型吧。”小黑妹却高兴坏了。

“那他喜欢什么类型?”林凤提问后忽然想到了,双手一拍道:“我知道了,就是梅南那样的。”

“哪样的啊?”众手下问道。

“就是……看着很清纯很单纯,却十分会撩人欲望那种。”林凤摸着光洁的下巴总结道。

“就是骚呗……”小黑妹翻翻白眼。

“不能这么说,你绝对不会把她往骚上联想的。”林凤大摇其头。

“那就是暗骚。”小黑妹撇撇嘴道:“这种女人最恶心了,看到一个打爆一个!”

“呃……”林凤刚想请教她一下,闻言闭上了嘴。再说她也确实学不来。“那我是什么风格?”

“公子比爷们还爷们……”小黑妹登时两眼小星星,捧着脸花痴起来。

“靠……”林凤翻翻白眼,终于知道症结在哪了。

~~

接下来几天,舰队依然泊在打狗,既然决定要将警备区司令部设在这里,自然有无数准备工作要做。

对此赵昊一概不操心,他相信已经有过一次完整建设经验的金科团队,肯定会把各方面都考虑周全的。

不过他也没闲着,和唐家父子跟着林凤考察起打狗来。

这里是嘉南平原的最南端,四季光照充足,地面河网密布,光照和水源一样不缺,地表森林茂密,土地也很肥沃,跟大员的条件一模一样……因为本来就相距不远。

而且与打狗一河之隔的,便是台湾第二大平原屏东平原,面积达1100平方公里,是甘蔗的最佳种植区!

据林凤介绍,她和林道乾兄妹虽然早就在打狗设立了据点。但正经开始移民垦荒,还是从大哥接受招安,可以合法的大规模拉人入伙之后。不到两年时间,打狗的汉人移民达到五万多人,开垦了土地十万亩。

作为林家兄妹开发台湾的一项重要成绩,赵公子自然要亲自到地头去瞧瞧。

众人穿过土墙和削尖的竹子围成的寨墙,便见打狗村寨外阡陌交通,一望无边。

赵昊看到水田中,农民正在插秧,不由惊奇道:“你们竟然种三季稻?”

他没记错的话,台湾应该是带清后期才开始种植三季稻的,之前土地广袤,开垦不尽,既没有这必要,也没这技术。

“什么?水稻还可以种三季?”林凤吃惊的反问赵昊。

“呃,不是三季稻啊?”赵公子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。

“听说占城那边有种三季稻的。”陪同考察的马已善忙解释道:“不过这儿的农民都不懂怎么种三季稻,他们这是在补种。”

“补种?”赵公子奇怪问道。

“公子有所不知,上个月我们的庄稼眼看就要收成了,让马卡道人一把火,全都给烧了。”马已善难过道:“那帮杀千刀的食人生番,自己不种地也不让别人好过!”

“说起来,马卡道人好像原先就住在打狗吧?”赵公子却有些不给面子道:“你们抢了人家的家园,还不许人家反抗,这有点说不过去吧。”

“这……”马已善登时没了火气,不禁讪讪道:“没想到公子这么了解打狗。”

“略懂略懂。”赵昊谦虚笑笑道:“不过这名字真够难听的。”

“是吧,我也觉得好难听。”林凤深以为然,指着那条造就了打狗港的河流,使劲点头道:“港叫打狗港,河叫打狗河,出去都不好意思自报家门。”

“公子既然给鸡笼改了名,那不如也给打狗改过来吧?”说着她很狗腿的建议道。

“哈哈,这是我的荣幸。”赵公子背着手踱两步,假装寻思起来。其实身为命名狂人,在地图开疆阶段他就已经为这里想好了新名字。

打狗后世的名字叫高雄,是日据时期,日本人用打狗的日本发音起的,赵公子自然不愿让自己的国土再被小日本玷污一回,于是决定用其之前的名字代替。

他装模作样的环视四周,指着东面数里外的那片丘陵道:“昨日上天鸟瞰,见此山形如飞凤展翅,十分吉祥,不如就以之命名此地,称其为‘凤山’吧。”

“凤山,好名字啊!”马已善赶忙叫好道:“可比打狗好听多了!”

马秘书听得暗暗翻白眼,心说是个名字就比打狗好听吧。

林凤也十分高兴,甚至红了脸,对一旁的小黑妹道:“用了我的名字呢。”

“还说对你没想法!”小黑妹撇撇嘴道:“我看他就是欲擒故纵!”

“是吗?”林凤闻言大喜,她昨晚都因为自己不够骚而失眠了。

昨晚她甚至想,实在不行就强上了他。不过那样到底该谁对谁负责?还怎么提要求?伤脑筋。

正乐得合不拢嘴,忽然外围一阵骚动,她忙定眼一看,见是一群地里干活的农人围了上来,自然被赵昊的卫队拦阻。

“我们要见林凤!他去哪了?!”农人们没见过她穿女装,自然没认出人来。可许是以为她不在,农夫骂起人来也肆无忌惮道:

“那个生儿子没屁眼的大骗子,是不是骗不下去,躲起来了?”

“老骟马,林凤都跑路了,我们也要回家!”众人便把怒火喷向了马已善。

林凤的脸色登时十分难看,狠狠瞪一眼马已善,都嘱咐他事先粉饰太平了,怎么又出幺蛾子?

这就好比公司并购,被收购的乙方一定要想方设法凸显优点,掩饰缺陷,好尽量抬高估值。

暴露了金玉其外、败絮其中的惨淡现实,让她怎么买个好价钱?

马已善脸一白,就想跑过去把那些人先拦下再说。

“让他们派几个代表过来。”赵公子却开了口,果然一点都不给老马面子。

“唉,好……”马已善垂头丧气想要过去喊人,却被赵昊叫住道:“你别动。”

黄小虎便过去,随机挑了几个人,搜身之后带回了赵昊身边。

赵昊一问,果然不出所料。林氏兄妹传销集团也难逃这一行的最终宿命——牛皮吹破,难以为继,想要散伙却没行李分。

便逐渐由南派传销转向了北派传销,说好来去自便,现在却直接限制人身自由开了。

ps.下章还有一半,等下哈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