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81章 八议十不赦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2298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22 03:31:35

徐璠和徐瑛只比林润晚到上海半个时辰。

徐璠还算谨慎,搞不清状况,不敢贸然入城。便把船停在水门外的河岸边,命徐八入城打探。

结果没多会儿,徐八就带回来一个惊人的消息——林润一入城,便派兵查封了上海万源号!

“他这是发的哪门子疯啊?”徐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道:“惹他的是我们,拿万源号出气作甚?再说,万源号也不是随便捏的软柿子啊。”

“是啊,如果好捏的话,咱家早就把万源号吞下来了。”徐瑛也点头附和道:“哪还用得着在他家,老老实实开户?”

“说是为了查个通倭案。”徐八搞情报还是很得力的,不然也不会被委以重任。

“通倭案?”徐璠不禁失笑道:“倭寇都绝迹多少年了,他是要翻哪门子陈年旧账吗?”

“通……倭……”徐瑛却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。

他自然知道,徐六和梅川一夫就是在上海万源号交易的。

而徐六那杀材,到现在也没找到梅川一夫在哪儿,更别说灭口了。

这事一直压在他心底,也让他心中的恐惧与日俱增。

现在他终于意识到,原来梅川一夫落在林润手中了。

~~

“你怎么了?”徐璠只见小弟弟脸色煞白,嘴角都痉挛了。

他登时涌起不祥的预感,忙低声问道:“又知道什么?还是瞒了什么?!”

“我,我……”徐瑛哭丧着脸,‘噗通’一声跪在了大哥面前。“哥哥救命啊,我不想死!”

“你,果然跟你有关!”徐璠一阵天旋地转,好在他是经过大风大浪的,很快强自镇定下来,摆摆手,让徐八守在外头。

然后徐璠扶着桌子缓缓坐在椅上,阴着脸对徐瑛咬牙道:“说吧!”

“大哥,我不知死活,我该死!”徐瑛一边猛抽自己耳光,一边将自己这些年背着家里的小动作,原原本本讲给徐璠。

徐璠听得脑袋都要炸了!

他一把揪住徐瑛的衣领,恶狠狠问道:“去年底,我写信问你时,你不是信誓旦旦保证说,我们跟别家一样,只是供货给海商,绝不会亲自下海吗?!”

如果仅是这样,最多只是在道德层面被谴责,并不会干犯天条。

毕竟对这些豪势之家来说,一句‘我只管卖货,没法审查进货者何人。’就足以搪塞过去了。

“怎么一转眼,又是沙船帮,又是倭寇,全都出来了?!”徐璠目眦欲裂,恨不得掐死这惹了泼天大祸的小弟弟!

“我也没办法啊,大哥!陆家完蛋,净海王金印丢失,海上乱成一锅粥,海贸完全断了。”徐瑛哭丧着脸分辩道:

“那么多棉布积压在库房里,几万织工要吃要喝,我不自己想辙怎么办啊?”

“再说也不是我们一家这样干啊,项家就带头……”

“带你妈个头!我干死你二大爷!”话没说完,便被徐璠抡圆了胳膊,重重一巴掌抽在他脸上。

啪的一声重响,徐瑛被直挺挺抽在地上。

“老子跟你说过多少遍,这条红线越不得——我徐家就是穷死、饿死、全家上街要饭,也不能沾倭寇的边儿啊!”

徐璠经月养气一朝破功,咆哮着连踢带捶,把徐瑛往死里打。

“你知不知道,能整倒我们徐家的罪名不多,但通倭就是一条啊!”

徐瑛都被打懵了,他也没想到大哥揍人居然如此熟练,也不知从哪练就的拳脚功夫,只觉拳拳到肉,让人痛不欲生。

他忙翻滚着惨叫道:

“大哥不知道吗?海商、海寇,真倭、假倭,从来都是分不清楚的……”

“那就统统不能沾!不下海不就什么问题都没了?”徐璠一个窝心脚,就把徐瑛踹得直翻白眼,好半天缓不过劲儿来。

~~

徐璠的愤怒和恐惧很好理解。

大明虽不至于像两晋隋唐那样‘刑不上大夫’,律法却也因袭唐律,明确规定了八议制度。

所谓八议,是指‘议亲’,即皇亲国戚;‘议故’,即皇帝的故交旧友;

‘议贤’,即贤而有德者;‘议功’,即功勋卓著者;

‘议能’,即才能卓越者;‘议贵’,即三品以上的官员和有一品爵位者;

‘议勤’,即勤于国事者;‘议宾’,即前朝皇室的后裔。

八议制度就是八类人犯罪时,法司不能直接审判,而要上呈皇帝裁决,或依法减轻处罚的特权制度。

徐阁老八议中至少占了五个,就连他徐璠也以‘议贵’而享受这一司法特权。

这也是林润拿不到铁证不敢动徐家的原因……

但凡事总有例外,自古律法都有明文规定,犯‘十恶’者,不在八议论赎之限。

即所谓的‘十恶不赦’!

十恶者——‘谋反、谋大逆、谋叛、恶逆、不道、大不敬、不孝、不睦、不义、内乱’者也!

在大明律例中,通倭罪是明确被归类为十恶之三‘谋叛’,因此绝对不可赦免。

当年林润就是给严世蕃和罗龙文按上了通倭的罪名,这才将不可一世的小阁老送上了断头台!

数年后,这厮居然要故技重施,再把我徐家送上绝路吗?

一想到上上任小阁老的悲惨结局,上任小阁老便陷入了无边的恐惧。

莫非那就是被称为‘小阁老’者的宿命?

不,我命由我不由天!

徐璠咬紧牙关,默默发出了心中的最强音!

其实就是怕死……

~~

等徐璠过完瘾……划掉,改为打累了……这才一屁股坐下,呼哧呼哧喘着粗气。

徐瑛都被揍成‘蜀中食铁兽’了,好半天才缓过劲来。

他顾不得喊疼,赶紧死死抱住徐璠的大腿,哭道:“大哥,你打死我也不要紧,可不能让那林润再查下去了,不然我们徐家就完了!”

“你还知道徐家要完了!”徐璠举起拳头又想捶他。无奈方才动作过猛,一动才发现抻着胳膊了。

他黑着脸按住肩膀,对外头低喝道:“去把郑观察请来!”

“是。”徐八应一声,赶紧去想办法联系郑元韶。

ps.第三章,睡了,祝大家节日快乐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