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6章 小黄人儿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2591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22 03:31:35

西山岛北岛军营。

四更天,徐琨准时醒来,然后提了提一旁还在酣睡的徐邦宁。

“别闹,让爷再亲一口……”徐邦宁抱着枕头,笑得十分淫荡,显然又梦回金陵了。

直到徐琨扯了他的被子,小公爷才一下子睁开眼,郁闷的要死要死。

“你就不能让我再做会儿美梦?”徐邦宁一面愤怒的抗议,一面伸脚下炕,趿拉上木屐。

“老子做噩梦了,你还想做美梦?”徐琨从缸里打水,洗脸刷牙。保安大队有严格的卫生条例,就连掏粪工也要讲卫生的。

“啥噩梦?又让人把粪偷了?”徐邦宁端起茶缸子,没好气道。

“不是。”徐琨摇摇头,叹口气道:“我梦见我大哥和三弟,变成大粪了。”

“噗……”徐邦宁喷他一身,捧腹大笑道:“你就是再气他们不救你,也不能咒自己弟兄变成大粪啊!”

“哎,也是,人家还不知道多快活呢。”徐琨自嘲的笑笑道:“哪用我个挑粪工担心?”

说着推门出去。

小院中,两辆粪车静静停在那里。

徐琨弯腰推起左边一辆,催促道:“天亮的越来越早,别磨蹭了。”

“我说你个徐老二,怎么就爱上这行了呢?”徐邦宁郁闷的走出来,也挽起另外一辆。“去年过年放你回家,你怎么还不回去了?”

“故乡,还回得去吗?”徐琨却一脸惆怅,如哲人般道:“在这里,才有安宁。”

“那倒是。”徐邦宁认同的点点头。母亲稍信说,现在大哥的地位稳如泰山,就连她也不得不奉承他。郑氏以己度人,总觉得儿子还是在西山岛上更安全点儿。

同是天涯倒粪人的二徐,推着粪车出了小院,来到整洁的军营大道上,然后分道扬镳。

~~

松江,天放亮。官府搜寻一夜未果,终于打开了城门。

铃铛声中,粪车缓缓驶向府城西门。

“借过借过,莫挨贵衫!”赶车的老人家,一边小心的控着牲口,一边高声提醒着。

路人纷纷掩鼻躲向左右。街上刚下过雨,新出炉的金汁儿在清新的空气中,味道特别冲。

城门口排队等候盘查的百姓,也顾不上先来后到,请粪车先过。

“快走快走!”看守城门的小旗赶紧摆摆手,示意手下搬开路障。

一旁的巡抚衙门捕快,捂着鼻子问道:“这个不用查吗?”

“史老汉倒了多少年夜香了,谁都认得他。”小旗瓮声瓮气道。

“瞧这姓儿……”捕快嘟囔一声,不再废话。

史老汉一边抱歉一边道谢,小心翼翼拉着粪车出了城门洞。看他那紧张的样子,捕快不禁暗暗点头,是个稳重的人,知道里头的东西洒不得。

一直到出城老远,史老汉这才松了口气,将骡车赶到道旁的松林中。

“吁……”史老汉停下车,用鞭子在中间两只粪桶上敲了敲。

“安全了,出来吧。”

话音未落,两个桶盖同时被顶飞,蹦出来两个小黄人来。

两个小黄人趴在地上大吐特吐,连苦胆都吐出来了。

“真是一对狠人啊。”史老汉摇摇头,拿起个瓢,从清水桶里舀水给两人冲刷。

这才看清了两人的面目,正是逃亡中的徐家兄弟。

好一招瞒天过海,暗度粪车啊!

两人向老汉许诺了身上所有的黄金,换得两个贵宾席位出城。

待到交割之后,老汉丢下个衣服包,便忙不迭拉着车离去了。

他明明是担心自己被官府发现,可落在徐家兄弟眼里,就是另一番情形了。

“连个倒夜香的都嫌我们臭了。”徐瑛悲从中来道:“哥哥,我们不干净了……”

“唉,都怪你,整天笑话老二倒夜香倒夜香,这下我俩成夜香了,看你还有什么脸再笑话他?”徐璠啐一口,感觉还是臭不可闻,听到远处有哗哗的水声。

兄弟俩循声过去,当然没忘了捡起衣服包……那是徐璠知道就算出了城,衣服也没法穿了,特意让老汉买的两套旧衣裳鞋履。

没走多远,便见一条清澈的小河。两人登时喜出望外,也不管天冷不冷了,三下五除二脱了个精光,跳进水里使劲搓洗起来。恨不得连身上的皮都搓了去。

整整洗了半个时辰,两人身上味道轻了许多,这才感觉到寒冷。

可等他俩哆哆嗦嗦上了岸,却惊喜的发现,不但衣服包不见了。就连下水前,藏在里头的那几件玉器也不见了。

那可是他们去湖州的盘缠啊!

甚至连他俩脱下来的脏衣服没了。也不知是水冲去了,还是被人捡去了。

这下两人彻底傻眼了,此时不但是身无分文,还是身无寸缕,这可如何~~是好啊~~~

“你为什么不把包袱藏起来。”徐璠怒斥着到处找草叶子遮羞的小弟弟。

“又怪我?不是你拿的包袱吗?”小弟弟气得一跳一跳的。

“他妈的!”徐璠狠狠的啐一口:“沾了屎的衣服都不放过。”

“大哥,咱们怎么办啊?”徐瑛举目四望,这里其实离着官道不远,隔着树影能看见隐隐有车马路过。

“实在不行,咱们去讨身衣服穿吧?”

“你还要脸吗?!”徐璠气得一跳一跳。

“羞又羞不死人,夜里可是会冻死的。”徐瑛讲起了大实话。

“阿嚏……”别说夜里了,徐璠现在就感觉快冻死了。终于艰难的点点头:“好吧。”

“走!”徐瑛迫不及待便要冲到路上去。

“等等!”徐璠却叫住他,然后从河边挖了一捧淤泥,拍在他的脸上。

“你干啥?!”徐瑛一愣,怒道:“我刚洗干净了!”

“遮不住身上,至少把脸遮住吧!”徐璠低喝一声。

“啊,有道理,只要别人认不出我们,那丢脸的就不是我们!”徐瑛深以为然,赶紧也捧了一把黑泥,糊在徐璠脸上。

既然开了头,两人也就不管脏不脏了,把全身都涂满黑黑的淤泥。

兄弟俩互相看看,深感欣喜。别说,非但可以遮羞,还有御寒作用呢。

在路旁观察良久,看到有队商旅赶着牛车经过,那领头的人好像还挺面善的

两人便壮着胆子走出了林子,作揖连连,求给件衣服穿。

“呦,谁家的昆仑奴丢了?”那领头的打两下二人,登时欣喜道:“快抓起来,能卖好些钱呢!”

“我们不是……”两人忙分辩起来。

“还会说大明的话,那更值钱了!”伙计们高兴的一拥而上,把两人压在身下,捆扎结实,堵住嘴装进麻袋,然后丢进牛车上的箱子里。

那箱中,还有个在不断蠕动的麻袋,显然被抓的不止他俩。

这伙人的身份也就昭然若揭了。

“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。”那人牙子头领开心道:“走到路上都能捡钱!”

“哈哈哈!”几个伙计怪笑起来,赶着牛车渐渐走远。

ps.第二更求月票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